地卫

Bon voyage:)

细草微风岸,危樯独夜舟

就是想到。杜甫这一生,惨淡,风中飘摇的蓬草,被夜雨打得冰冷湿透,残破的桅杆和船骨,苔藓和忧愁是他的帆,在森冷中浮浮沉沉,撞到突如其来的礁石,“碰——”的一声,纷然散作未死的尘埃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地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