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卫

Bon voyage:)

每次他想要抓住那男人一点点真实的轮廓,却只有羽毛末梢刷过他攥紧的掌心轻巧离去,皮肉对触觉的记忆就像一个谎言,仿佛雀鸟在视野内最后留下的模糊影子。

老曹上《蒹葭》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带入,笑得太诡异还被瞟了两眼。

评论

© 地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