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卫

Bon voyage:)

小山羊

既看不起周围的环境,陷入对自己了解却无法触及的阶层的迷恋和自恃清高,同时看不起扎根于这片他所唾弃的土地的自己。

共情能力很强,很有同情心,但视角有点像波德莱尔,聚焦在那些丑陋、边缘、颓废、怪异夸张、让人不快的事物上,但不是赞美,对于所描写的悲惨大约是出于身临其境的怜悯,同时透露出自怨自艾又自我迷恋的欣赏。

想融入主流又厌恶/畏惧主流的矛盾。从小理想就与现实失调造成的难以摆脱的边缘感,与群体格格不入,强迫式的不被接纳的暗示。

自恋又自厌。

一直在吸引所有人的目光,从小就很注意外表。大学谈的女朋友让他柔和了一点,但紧接着是安于现状的堕落,吃软饭,不想工作,被拒绝。女朋友和他分手之后,他和同...

作文44分我笑死,救命啊我不会写啦,上次55真实滑稽。11的随机倍数吗?说真的我现在除了花式堕落致死以外什么都没在想,精神早就垮掉了写什么啊。都没想过还有戈多等什么啊,支撑我的是可能存在的放纵而不是未来。还没在搞艺术。当代社会垃圾。物理好玩呀猜对的感觉很棒。

A Singing Bitch

他看着台下一张张狂热的脸,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恶心,他想离开,扔下麦克风和迷幻失真的旋律,撕下布景似的,转身逃走。他唱得越来越快,歌词几乎连成尖啸的一线,他瞥了一眼几乎把腰折断的吉他,加速,加速,跟上我呀。一个编曲之外的高音轰出吉他一声下了狠劲的扫弦。继续。他撕开嗓子似的声音点燃了整个体育场,原曲早已被扔到一边,但观众更疯狂了。


他还没走出通道就被一把搡到了墙上,只有薄薄一层皮包着的脊骨碰撞出一声闷响。他甚至不用抬眼。也来不及抬眼,同一双手就揪住了他的领口把他拎得踮脚。他挤出一个假笑,隔着凌乱的头发用眼神舔舐相隔不足两英寸的暴怒的脸,"怎么了?",声音真诚。

"你他妈再搞这种事——"

"...

非常欢迎和我一起骚话(),花式黑再好不过,但是拒绝面对面和我一起表白(),尤其是轻浮/误读(并不以为意)发言,会有自己treasure被抢走/玷污的感觉,文字形式zqsg和我交流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兄弟。

我的孤独一点也不饱满。与其说是孤独不如说是空虚导致的大脑漏风。生活还没有我家鸟充实,而且它比我漂亮。

希望能碰到一个让我真正毫无怨言甚至乐意把时间花在ta身上的人。

谢谢维瓦尔第,谢谢悠哈,让我填完了语文卷子。

Isaac Gracie

隔空恋爱了

是距离产生美了

坠入爱河真的是一瞬间的事,不知怎的就变成了我的手机桌面

© 地卫 | Powered by LOFTER